Szqinn

求之不得痛不欲生想要什么努力要什么
本命解雨臣
老婆张佳乐
女神桔梗

记个脑洞
普通叶*神明乐

  突然想到今夕太太之前心心念念的盗墓paro然而现在我也没吃到,不知道太太吃到了没有♡
  下斗前的事,可能还会有后面
  盗墓paro的脑洞,只是大概剧情

  -

  各路大神集中某个地方准备过几日就下个大斗。晚上终于人都到齐了来早半天一天踩点过的就招呼大家往这地最好的酒楼去吃吃喝喝。


吃饭时众人吃吃笑笑好不热闹,黄少突然想着叶神一杯倒的体质就起了坏心硬是要敬叶神一杯,各位大神这么一闹也集火叶神,叶神当然清楚自已啊就各种推辞,一时间酒桌嘲讽垃圾话不断,我乐也凑了个热闹和黄少他们一起瞎起哄。


酒杯碰撞的声音清脆悦耳然而最后还是没能让老叶喝上,众人见灌酒不成也都乐呵着散去了。我乐正举着杯子和黄少策爷尬酒呢,突然左手一暖,叶神的手就搭上了我乐的手,我乐没理倒是黄少大叫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我要瞎了瞎了,话是这样讲,黄少的眼神倒是透露出对这俩人的高兴。干这行,虽说开张一次富三年,但也危险无比,谁知道今天还和你大被同眠的人下一次下斗会不会折在墓里。


吃饱喝足众人晃悠着往住处走,叶神握着我乐的手不避闲的慢慢在后面走。我乐喝酒不上脸,只有耳朵和眼角微微泛着点红。

 

叶神叼着烟,没点,我乐有点嫌安静,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叶神讲话,老叶也没开嘲讽,气氛正好,俩人讲着讲着就亲一起去了。


这才刚入夜,意外的这路除了前面那群大神倒是也没什么人。


老叶压着我乐抵上墙,我乐姿势稍落下风但也毫不认输,于是俩人亲完后都有点喘。


叶神就冲我乐笑,我乐也笑。
之后老叶就点了烟,和我乐你一口我一口的分完了这支烟,就齐肩回住处了。

随手repo一下四天前刚在闲鱼上求就求到的乐在其中!昨天到啦~剧组实在是太业良了!!纸质爆炸+质量爆炸+非常厚!!!血赚啊但是我还没看完ww看完再慢慢写点小感想

【双龙组】与神说(1)


  人物属于网易
  ooc属于我
  一句话狗崽防雷注意
  为俩位神明大人献上心脏
  希望正式服能抽到荒嘿嘿

 




  一目连总是梦到自己在一条不算繁盛的村子里。在梦里,他总是一个人待在香火缭绕的大堂里,虔诚的为村里祈祷。停不下来的祈愿,恢复好的视力,待他友好而又尊敬的村民,如同深处海水一样的发色,调皮的翘起来的头发,还有永远都在下的雨。


  滴下来融合起来的声音,打在石板上嗒嗒的声音,还有嘈杂的急急的咂在蓑衣上的声音。



  阴阳师今天又抱着一堆蓝符走进召唤室,想当初一目连和般若是同时被从那里被阴阳师抱出来仔细的交给姑获鸟的。


  这次阴阳师在里面呆得极久,低沉的念咒声几秒便响起一次,隔一段时间就有一堆小式神被送出来,姑获鸟带着一批又一批小孩子,极为开心。

  
 
   最后由阴阳师带出来是新面孔。
   阴阳师拉着黑着脸的男孩的手笑着往御魂室走,转角处的一目连微微避让,黑着脸低头的男孩在经过他时竟出乎意料的扯住了一目连的和服,惹来阴阳师和一目连疑惑的目光的男孩抬起他亮得惊人的眼眸盯着一目连“我要他陪着我。”


  阴阳师皱了下纤长的眉毛,一目连倒是点了下头,自己闲着也是闲着,帮帮阴阳师摆平个小麻烦倒也没什么。

  男孩见他点头,便挣脱着甩开阴阳师的手转而牵起了一目连的手。


阴阳师愣了一下,也是好脾气的摇摇头,让一目连带着男孩跟着自已来。


  “一目连”在一目连沉默的牵着小孩的手往后院走的时候小孩倒是开了口,“你…”一目连稍稍有点被哽住,无论是堕妖前的神明还是堕妖后的妖怪,他都没有碰到过会直呼他姓名的人或妖,更何况还是一个刚被召唤出来的式神。

  “你果然是不记得我了。”小男孩貌似是轻哼了一下,不大的声音却有点强硬,“够了,就这样吧。”

  御魂室很快就到,小孩没有松开的念头,握得极紧。阴阳师最终还是无可奈何的和他解释御魂室一次只能一个式神进去,小孩仰头看向一目连的眼睛,“你会在这里等我吧?一目连。”


  小孩最后还是乖乖和阴阳师进了御魂室,在一目连答应他在这里等他之后。


 

取御魂是需要一点时间的,因为阴阳师要仔细计算什么御魂才能更适合你,才能让你在平安京不被同类打败或者是伤害到。
  

  在等那个新来的小孩子时平安京倒是难得的下起了雨,从一目连略微失真的视线世界中也能看到极为大的雨落下来的线痕,雨砸在瓷瓦的声音像极了梦中祈愿时的雨打在蓑衣上的声音。



  “连,”阴阳师叫他,“荒就托你照顾了。”
小孩在出来去后径直伸手拉住一目连,一目连点头。


最后荒被阴阳师安排住在一目连房间隔壁。
其实他是想直接和一目连住的,被一目连直接拒绝了。阴阳师好说歹说最后住在隔壁才让荒安稳的在这间寮住下来。


  收拾过后就是阴阳师特意为荒准备的一个小小的聚会,寮里主厅由小妖怪们仔细打扫好并布置上漂亮的挂件,部分男女式神准备了菜肴,桃花妖和樱花妖将花酒开封,花香漫了院里的一个角落。河童趴在池塘边给鲤鱼精讲新来的小哥哥有多么多么好看,妖狐无所事事的坐在回廊的边上踢玩着脚上的木屐,被摆完盘回来的大天狗敲了一下头,“干嘛!”妖狐气得直瞪他,大天狗轻描淡写的抛下吃饭二字就径直往主厅走去,妖狐轻松用手支着跳起来追上前面的妖,“哎你等等我。”


  
  寮内热闹,小姐姐们助兴的舞蹈更是将气氛炒到极点。

  
  一目连手中的花酒是桃花妖硬是塞给他的,小个子的漂亮女妖笑着让他尝尝,她说这是我和樱俩人采集的最好的花来酿的酒,一目连大人你不要拒绝多少也抿一口。


  浅白的瓷杯里盛着,有点泛黄的散发着甜香的酒。
一目连盯着它正想喝一口时荒从旁边的座位伸手挡住了,“你不是不能喝吗?”“……”
    说不诧异是假的,荒有点过于熟悉自已了。


  最后桃花酒还是在一目连的坚持下喝了,花酒长埋于地,后劲来得又急又长,一目连反应过来时,脑袋已涨得发疼。


  阴阳师见他连连点头,稍纵即逝就一张漂亮的脸染上了红,怜他,便让他回房休息。


  轻声向阴阳师道谢,便按压着太阳穴往房间走,没一会儿便消失在拐角处。
酒席繁闹,没人注意这场聚会的主人公,也不知何时消失在座位上。


  
  后院灯笼寂静的发着光,一目连轻轻推开房间,蜡烛都没点,就跌跌撞撞的坐在床边,只来得及踢掉木屐就昏睡在床上了。环着他的龙瞬间围着床飞了一圈,小小的风神之符就围床打开了一层防守罩。龙趴在床架上闭上了眼睛。




  房门又被推开,荒坦然自若的走了进来,风神之符没有阻挡他,龙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又闭上了。荒将一目连轻轻扶起,被子被小心翼翼的盖在身上,左边的头发被小心的拨向脸侧,荒在绷带上面落下一吻。

   “晚安,连。”
随着门再次打开关上,房间再次陷入黑暗。

 

  TBC.

     这个梗本来是给若连的,但是半路杀出来一个荒,让我觉得更适合这个梗所以自然而然的给若连写了恋爱日常而把这个稍稍有点剧情向的给了 双龙组。

  荒出来之后我连有了更多的粮真的是幸福到哭泣,感谢产粮的太太~
  最后感谢你看到这里。
  

 

【连若连】夏日与你

就是想写他俩谈恋爱所以就写了
人物属于网易
  OOC属于我
  现代架空
  一句话狗崽一句话黑白黑,防雷注意
(西瓜场景和公车场景有借鉴悠哉日常)

阳光穿过玻璃再透过米白的窗帘,浅短的照在了窗台的绿色富贵竹上,般若扭过头眯起眼睛盯着那抹绿,看着它的表叶染上阳光的黄,透明的高口瓶和里面的水都被太阳照得亮晶晶。

一目连在看书,久久才翻过一页,蝉鸣让般若烦躁得紧,他猛然从床上坐起来爬到床边连拖鞋都没穿就跑到书桌边的一目连身后用手揽住了他。

“连,我们出去玩吧~”

公车司机将车子开得缓慢而平稳,般若牵着一目连的手,俩人的手都被热起了一层汗,车上没有多少个人,一目连投完币,般若就牵着他走向后排的双人座。车子又缓缓启动。

车上没有空调,般若一只手扒拉开了车窗,风就涌了进来,目得地是前面几站的木屋。

木屋的门口支着大伞,长条冰箱用厚厚的棉被盖着,有喜欢的就自己打开冰箱拿,拿走水或冰棍将纸币放入老冰箱旁边的小盒子,下了车的般若拉着自己的恋人就是快走,一目连站着大伞下笑着看般若弯腰扒找着自己喜欢的口味的冰棍,般若好不容易找到一目连喜欢的口味回头看见自己喜欢的人笑着看自己也笑着凑过去踮脚亲了一口一目连。

“给~”

一目连递冰棍到般若面前,般若咬了一口,马蹄味的冰棍清甜而不腻,一支冰棍一瓶清水,纸币被投入小盒子,般若一只手拎着水另一只因为之前扒找冰棍而变得冰凉的手轻松的和一目连十指紧扣,一目连时不时咬一口冰棍还喂一下般若,俩人连帽子都没带,太阳晒得俩人的头发发烫。

“连,要不我们玩下水再回去吧。”

一目连正琢磨着冰棍的细棍该往哪扔没注意到般若在讲什么,一脸疑惑的望向般若,般若笑,拉着一目连就往旁边的小溪就冲。

这边是下游,倒是绝佳的玩水场所,溪水清凉又不深圳,只是一目连有点头痛的看着已经湿掉的鞋子,般若又凑过来亲吻一目连的额发,他悄悄的冲一目连说,没关系的,我待会儿有办法的。

般若轻磨一目连的上唇,一目连倒是微微张开点唇瓣让般若轻松攻城掠地,勾起舌尖就是纠缠在一起,般若轻轻的用手勾着一目连的脖颈,俩人紧紧的贴在一起。

唇瓣分离时勾起一条瞬间断掉的银线,俩个人有点喘的慢慢平覆呼吸,般若松开了相扣的手势把玩起了一目连的手指,长而纤细,比大部分人都要好看的手,般若的手细嫩而小,他将俩个人的手浸在水里,看了半天,最后又紧紧的相扣在一起。

“连~你的手里还拿着那根棍子啊”般若拿过来转了几下塞过了他的口袋里,反正也被溪水冲刷过了也不会有什么糖分沾上衣服上了。

俩个又呆了一会儿,便起身往岸上走,般若笑嘻嘻的冲一目连说拿着鞋走,一目连无可奈何的笑。

往回走时看见了几个玩水后湿漉漉的小孩,几个人凑在一起数手中的铜币,见到般若和一目连就乖巧的冲俩个人打招呼问好,般若在小孩里玩得开,这时就蹲下来问他们在干嘛,有一个小孩怯怯的开口奶声奶气的说般若哥哥我们想吃西瓜但是钱不够云云。般若刚想掏钱给小孩子买西瓜却只见也早蹲下来的一目连拦住了自己拿钱的手,于是他也安静的等恋人开口。

一目连和小孩子打商量说拿钱相互分西瓜另外几个大一点的孩子就眼睛都亮起来了,都同意这个办法。一目连收了四个孩子的糖钱加上了自己的,投入装钱的小盒子里,般若取出被溪水浸得冰凉的西瓜用插在旁边的水果刀开好了给小孩子们,留下了一块给恋人,洗好刀放好便和小朋友们道了再见,捧着西瓜笑得开心的小朋友也乖巧的说了再见。

有西瓜,俩个人这下可没有手用来牵手了,一只手拎鞋,般若另一只手拿的是水而一目连的则是一块不算厚但是看着极为甜的西瓜。

俩个人慢慢的逛,在路过小镇镇口的鬼使兄弟的家时候碰到了来师傅家串门的黑白童子,一目连便将西瓜送给了俩个小孩。

路上还碰到了显然睡醒没多久的妖狐,他趴在阳台上没什么精神的冲般若和一目连打招呼,大天狗塞给了他杯冰水也向底下的俩人点头示意。

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家里,俩个人挤在浴室里一起洗了澡,也将衣服和鞋洗了晒在楼顶上,般若跪坐在床上给一目连吹头发。

空调安静的制造着冷风,楼顶的风吹起刚洗的衣服。

END.

一个明天专业满课的为连若连爆肝的少女,如果你能喜欢真的是太好了,感谢你看到这里。

【若连】护短

一辆心血来潮的垃圾车??

http://m.weibo.cn/3502275557/4045655498258060?sourceType=sms&from=106B295010&wm=9006_2001

手机党可戳评论链接

【邪教推广】般若×一目连

                         般若×一目连

脑洞出自一目连传记和我家一目连和般若打副时一目连非常喜欢给般若单人盾(其实是般若血掉得比较厉害)

没有所谓的文笔
人物属于网易
  ooc属于我

 


   现仍住于神社的神明大人已经很久没有受到过祭祀,神社破旧,杂草丛生,不知道祭具又掉落哪个角落。神明大人坐于鸟居大门的长上苔藓的台阶上,一下一下地摸着依偎着自己的红色神龙,风吹过,掀起神明大人挡住半边脸的额发,露出神明大人包着纱布的另一边脸。


   神社坐落于森林深处,因为灵力的原因,连小动物也不大愿意过来这边。神明大人已经很久都没有碰到有活力的动物或者是人了。



    风给神明大人送来木屐踩上苔藓的轻细水声和木屐踏上苔藓覆盖不到的石阶所发出的轻响,让孤寂的神明大人绷紧身体,神龙轻轻环住了他,他抚摸了几下神龙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啊啦啊啦~”少年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只有一只眼睛看得到的神明大人微微睁大了眼睛。少年走近,人也由一开始的轮廓渐渐清晰,只见少年头斜带面具,和服短短露出一大截白大腿,随意的踩着木屐,他眼睛下方点了三点红点,衬得他又可爱又有点狡黠。哪怕黑色的大蛇环绕着他,他也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

    少年将东西放置于神明大人面前,毫不客气地对神明大人微笑着开口“呐呐~您就是那个让洪水改道的一目连大人吧。我是般若,您愿意和我一同前往平安京吗?晴明大人在等您。”

    神明大人皱了皱眉,轻声拒绝。

    般若被拒绝神色不变,他不顾神龙对他警戒似的怒吼,伸手将神明大人从破旧的神社门槛拉起来,他的手温热细嫩,让神明大人拒绝不了。

般若带着神明大人走过曾经他的信徒们来来往往的路,那条曾经繁华但现已落败长满野草的路,般若帮着神明大人压着这边长出来的树枝,神龙则是扒着另一枝,神明大人心中微微感慨,这些年来,除了神龙,般若是第二个在这方面照顾他的人。

目得地不远,是哪俩人都心知肚明,般若指着废弃的村庄,开口“您看,这种地方都已经落败这样,您为什么还要执着于这种地方呢?”

神明大人摇头,“我当然知道,当来进贡的人越来越少,当最后一位年长的老妪来进贡蹒跚离去时我就知道了。但是我又能怎么样,一个被他的信徒抛弃了的神明,他又能做什么呢?”神明大人也不懂为什么要和般若讲这些,也许是多年未见过的贡品,也许是多年未碰到的另一个人的体温,也可能是多年来除了式神之外另一个人对自己的关心,反正般若给他带来太多惊喜与惊吓。


般若听到这沉默了一下,随后他朝神明绽放更加灿烂的笑容。




“呐呐您不是说不懂自己失去了信徒后还能用这能力做什么吗?和我一起去平安京吧!信徒什么的,在您守护他们他们发现时肯定又会从新出现吧!”

“就算那些蠢货不懂得再次懂得您的好!寮里的哥哥姐姐们也绝对会对您报以最崇高无上的敬意的!呐呐!和我走吧一目连大人!”
 





晴明的寮里最近因为般若和一目连的加入变得更加热闹了,一目连端坐在庭院一角看着般若和妖狐在斗嘴。

“一目连大人,这是晴明大人托我送来的点心。这里面的糕点般若大人喜欢吃,麻烦您待会儿和般若大人一起吃了。”

三尾狐跪坐着将东西推向端坐着的神明大人,随后行礼离开。

说话的当头,妖狐已经被打御魂回来的大天狗拐走,般若向神明大人走去,“您刚刚在和三尾姐姐说什么?”

狡黠的小小少年这样问。


神明大人随手拾起一块糕点就往少年嘴里塞。

被塞了满嘴的少年也不嚼不咽,一把按住神明大人的头,将露出的部分食物就这样往神明大人嘴里送。


接吻的时候,神明大人听到少年嘀咕了一句这样的糕点比配茶吃好吃了不止一倍啊。





游戏玩家抱着雪女表示,雪女宝你看这庭院一对基一对姬的,你什么时候和我结婚啊。

FIN.






感谢你看到这里。

  

【邪教推广】妖狐×一目连

                   脸崽×连酱

OOC 注意
第一人称 注意
邪教拉郎 注意
崽是除初始式神第一个出的 注意
崽作为一个寮里支柱有资格自傲 注意
连酱少出场 注意





    当双十一那天阿妈抱着11张符进召唤室时我就开始期待新的鲤鱼精或者是雨女小姐姐来我们寮了。毕竟阿妈有一次是抱了一堆童男童女出来。


随着阿妈的声音落下,符文燃烧的光一亮而熄,一个略显低音调的声音响起,是男的啊,我不禁有点失望。



但是我这个念头都还没压下去,阿妈就唰的一下拉开召唤室的门。



“脸崽!”阿妈怀里抱着一个小男孩,眼泪汪汪地冲我喊“一目连啊!阿妈在继你荒川弟之后终于又有SSR了!”

我点头,没有太大情绪波动,与其给阿妈男的SSR,不如给阿妈剩下的怎么抽都抽不到的吸血姬或傀儡师,我当时是这样恶劣的想的。

阿妈在门口吸气冷静了半天,才把这个名为一目连的男孩小心塞进我怀里,美言其名兄弟间增进感情。又进去了召唤室。

我抱着一目连返回正厅,他其实是很好看的,只是绕过头发的纱布白得刺眼,我身上是阿妈前段时间刚给买的衣服,胸口的绿色勾玉蹭得小家伙别开了脸,姑获鸟走过来抱走小家伙,临走前还白了我一眼,唉,怎么说我也是鸟你哥啊你这样真的是,新衣服的构造又不是我能控制的。我笑了笑,又折回池塘那边去调戏鲤鱼精和椒图去了。



那天阿妈收获不错,除了第一抽的一目连,第二抽还出了般若,啊,那个孩子可真的是可爱啊,只是性子有点怪,说起来,阿妈那天抽到的二个孩子都是有式神环绕的,让我还是觉得挺有意思的。


阿妈拿过来了那天抽到四星瓷器青蛙过来给我升星,我出去时小小的一目连站在门口冷冷的看着我,“怎么了?”刚升完五星的我周围还环绕着丝丝妖气,等级压制的压力使得小家伙的神龙给他加了个守护盾,他仍然是冷冷的盯着我,末几,转身离开。我笑笑,不当回事的也离开了升星室走廊。

阿妈今天为了一目连而选择去打一星鬼王,96万的血,我有点不以为然,我可不像那些只会突二下的同类,寮里当初还是没御魂的初期时,御魂全是我,姑获鸟和阿妈的宝贝雪女姐一手打下来的,当初打下来的部分御魂,现在二线分队比如黑白鬼使兄弟还在用,好吧,其实是阿妈最近实在是打不到6位暴击御魂。




阿妈让博雅叔好好带我们,就带上二分队上斗技场打斗技去了。说起来阿妈在临走前和博雅叔嘀咕了点什么,然后带萤草去了一趟御魂室。这是以前都没有过的。


鬼王的血条看得小家伙直皱眉头,一张漂亮的脸严肃得要命,我看了觉得有趣,摸了下他的头,不出其然,被那条龙咬了一口。


说起来一目连一来就被阿妈扔结界里加大把达摩好生喂养,还吃了阿妈好几个黑达摩,那可是我小时候去扒拉阿妈会打我的加技能的东西,寮里阿妈也只给鸟和红叶那丫头吃过。他是什么厉害的单攻吗?配带是什么御魂呢,真是让我好奇啊。

我速度快,先起手,突了近6万血后才发现萤草带的是招财猫,萤草叮了一下后剩三火,啊,这下可以知道一目连的招式了,草,做得好!


三火消失后,对面的鬼王一血未少,我明明有看到小家伙挥起了手,不对!我仔细看下了一下身旁浮现的小小符咒,不禁失笑,小家伙居然是辅助系,只是不知道能力是什么了,博雅叔三箭过去,到鬼王出手,意料中的刺痛没有感受到,小家伙的符咒挡了下来!啊,这可真的是神奇啊,这和晴明的罩子有得一比啊。


这一轮没有火,我突完之后就转过头去看小家伙,萤草刚好又触发到鬼火,小家伙又开了一次符咒,进度条过,三轮鬼火又到我手中,这样周而复始,第一段血下来我们竟是一血未掉,小麒麟出来时我们暂时退出,小家伙扯住了我的衣后角,奇怪的问,“为什么退出?我们不是做得很好吗?”



我看他欢喜得紧,没忍住就摸了把他的头,这次龙没有咬我,只是还环住小家伙。“这些小东西不打也罢,又费力又难怼死,阿妈第一次打鬼王时就不知道这些事,我和鸟硬是在磨第三轮小东西时被镜姬给弹死了,最后还是雪女姐一个人挑大梁,硬是磨死了那个一星雷麒麟。你都不知道,前一轮鸟还在我身边,下一秒鸟就化为白纸消失了。所以小家伙啊,你也要保护好自己,不要消失掉啊。”




接下在小家伙的盾之下,(小家伙告诉我是风神之盾)我们一血未掉的干掉了鬼王回到了寮里。




阿妈和三尾姐站在门口遥遥相望,在看到我们的同时阿妈向我们招手并向我们跑来,我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所以我径直看向了小家伙,小家伙的表情放松,不像刚出来时那样淡漠。阿妈忽视了我直接跑到小家伙面前询问有没有什么事,看着小家伙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我稍稍挤上中间去,冲阿妈开口“阿妈我是不是失宠了。”


阿妈愣了一下,眼神开始躲躲闪闪,这下让我真的感觉我要失宠了。不过嘛,像一目连这种孩子,让人喜欢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嘛。



 

  “阿妈!今天妖狐大人又把我踢出来和一目连大人组队去了!”



远远的我就能听到寮里的小式神冲阿妈报告的声音,同样是驾驭风的一目连又何尝听不到?但是嘛~没有拒绝就是良好的开始。阿妈那么宠我,拐走她宝贝应该也不会说什么的吧。



FIN.




  感谢你看到这里!

  这篇文的初衷是有另一个强大的人来守护守护别人的一目连。所以就选择了虽然本来就很靠谱的但碰上一目连大人就开始不靠谱的崽。感情线应该是从打鬼王开始的,被能力啊守护别人的一目连大人的这种付出给吸引这类的,然后是长期相互搭档的对对方的更加了解啊反正就是日久才生情这种的ww

这对感觉真的很好吃!少年不来和我一起拉郎吗!

最后再次感谢看到这里。

普英[简单日常 2 ]算七夕贺文

*仍然是私设如山
*不悯的恋爱日常
*OOC
*国设(x
*奥利费技能亚瑟掌握
这篇灵感来源我本命唱见りぶ的コトバのうた 歌ってみた,非常日常的歌词,有兴趣的可以听一下。

  吃完早餐的俩人在厨房里收拾餐具,基尔伯特一边将餐具擦干净一边问“亚瑟待会儿要干什么”,亚瑟想了一下表示待会儿要整理花园,基尔伯特说那么我也和你一起吧!和亚瑟一起整理东西是很幸福的事呢。
  于是,在阳光微辣九点多伦敦,亚瑟先生带着他三年的恋人给自己的宝贝花园做整理。

“噫!亚瑟,不带这个行不行”基尔伯特哭丧着一张脸表示自己并不想戴这个草帽,明明自己为了见亚瑟换了一身超帅气的衣服过来啊。
  “不戴就随便你啦。”别扭的英/国人一把手收回草帽。但还是将另一顶帽子收好,随身携带。

  时间刚好是九点四十七分,戴上草帽的亚瑟漂亮的浅金短发被隐藏在草帽下,白T露出的一小截脖颈即使在阴影下也是细腻白皙得让人想触碰,基尔伯特手里拿着给花松土的铲和一纸袋的玫瑰苗眼睛却不自觉的往亚瑟身上看去,相比大部分男生亚瑟的腰身真的是相当细,当然,抱过又摸过的基尔伯特可以告诉你,手感也是相当好,那地方出汗的时候细腻得让他舍不得放手。

  亚瑟的花园相当大,所以房价也相当高,花园里清一色是各种蔷薇科植物,就像基尔伯特现在手里拿的这个就是新培育的新品种的玫瑰苗,据说可以开出红得像黑色的玫瑰。市场价25英镑一株,属于很贵的一种。

  基尔伯特正思绪乱飘的时候,亚瑟已经放下手中所携带的种种工具并停下去观察土地了。

“嗯?”亚瑟发出短短的疑问。
基尔也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询问怎么了。

  亚瑟摇摇头,“很奇怪,这棵玫瑰的花期应该半个月后才对,不懂为什么会早放这么多。”

  基尔伯特抬头看了一眼正在热烈绽放的鲜红玫瑰,笑“说不定是知道我要过来了所以它就开了。”

“噗嗤~”亚瑟笑了一下,“也许是最近的伦敦的天气太晴朗了吧,光热作用进行得好。”

  “我是说真的了,它应该是很高兴见到我了,就像我很高兴见到你一样。”基尔伯特伸手扶住亚瑟的下巴稍稍抬起,吻上了亚瑟。

  草帽被俩人压到变形发出咔哒的清脆声,基尔干脆在侧脸深入含住亚瑟唇部的时候把亚瑟的草帽往后拨露出亚瑟的脸。亚瑟已经闭上了他漂亮的眼睛伸手揽上了基尔的脖子。

  一场安静的接吻。

    俩人睁开眼睛,都在对方的眼神里看到最纯粹的爱恋。基尔伯特先是站了起来,退后了一步给亚瑟一个起身的空间,随后亚瑟也帅气的撑了一地身后起来。

  “亚瑟,手”

  亚瑟将手伸出来,基尔伯特帮忙拍掉亚瑟手里因撑地而沾上的沙土。

  “是要种植新的玫瑰草苗?”基尔随手拾起了刚刚放在地上的玫瑰苗和铲向亚瑟询问。

  “嗯,是这样的。”亚瑟把草帽戴好,一边往前走一边走。

  “可是,”基尔伯特奇怪地问“现在不是花的收获期吗?为什么选择在这时候种植呢?”

  “先让它们接触地面也是好的。基尔把铲子给我。”

  基尔伯特把铲子递给亚瑟,亚瑟用手比划着挖着适合放苗的尺寸。

  太阳渐渐毒辣起来,基尔伯特感觉自己不应该不听亚瑟的话,为了帅气不戴草帽。正在恍惚出神间,亚瑟忽然站起身将另一帽草帽戴在基尔头上。

  “才…才不是担心你哦,只是觉得它碍手碍脚的罢了。”亚瑟说话期间眼神不自然的到处瞄但是手上的动作却强硬得让人无话拒绝。


  基尔伯特笑,“好了,我知道了。”


  移植几十株苗,用了差不多二个钟头,等到亚瑟站起来时感觉到整个腿都是软的,基尔伯特见状扶了一把亚瑟,让亚瑟缓一下。


俩人对视,基尔伯特看着亚瑟的不断往下滴的汗“怎么感觉你比上班还累。”

“也许吧。”亚瑟笑,“但是看到它们又一株株地生活在我的花园我就特别开心,只是已经快中午了,水只能下午再浇了。”
 
  “先回去洗个澡吧,你看你这身汗。”基尔伯特不容分说地拉住亚瑟的手往小洋房走。“中午的饭我来做,想吃什么?”
 
“你来决定就好。”亚瑟笑着回答。
 
回小洋房的时间大概是二分钟,基尔伯特打开房门,就把亚瑟往浴室推,而自己也去洗手间洗了把手。

  “上次小耀说怎么最快速去掉肉的腥味来着?好像是放入他们国家酿的的酒?反正都是酒,用啤酒应该也不会差不哪里去吧。”基尔伯特低声念叨着,手脚麻利的将鸡肉斩成块放开入瓷碗,打开啤酒倒了半瓶进去,“嗯,记得小耀说还要放入酱油,入味,腌大概是半个钟?”
将鸡肉放入冰箱。基尔又从保鲜柜里拿出豆子。

将豆子清洗一遍后为了让它待会儿下锅时更软用玻璃碗泡着。

还有香肠,基尔想了一下,便去翻开壁柜门找米。


  “在找什么?”亚瑟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基尔伯特问,“米放哪了,我记得上次是放这里的。”

  “在你左手边第二个壁柜,因为我发现放这边会让我更准确的把握做饭的水分。”亚瑟有点不在意地说。

“噗嗤~”基尔伯特忍不住笑出声,“好了,我知道了,鉴于你平时工作午餐都是吃些乱七八糟的所以中午的菜就由我来决定了。”

“不过在我们俩讨论这些东西的时候,我最亲爱的,你要不要做点小点心,我觉得你上次做的杯子蛋糕就非常好吃。”

  “什么嘛。”亚瑟有点别扭的转过头“不过,你既然这样说了,我就勉为其难的做吧。”
 
   基尔伯特看着穿着家居服低头搅和面粉的亚瑟。

  “Ich liebe Dich  Arthur ”
  “Me too”




以上是给我最亲爱的不惘的七夕贺文TT日常OOC到极致,但是我是真的爱不悯(笑)。也许还有下篇,因为我想好的结局还没写出来;也许没有,停在这里也不奇怪对吧ww









 

  接完吻后愉快卡文了qwq我需要同好勾搭(躺


  已经想好结局的我